柳州新闻网 龙城论坛  柳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8264|回复: 111

总结“发炎”汇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1-19 19: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不断有热心的网友对原创上的文学作品进行了点评。

9 V8 o* w/ ?2 A$ s8 m; ^7 A# f `7 l

且不论对不对,但这种点评却能促进网友们之间的文学交流,相互促进和提高。故将各期“发炎”的帖子汇总置顶,以方便网友们浏览。

' C6 h5 y/ m* Z5 F' C9 N9 Q

也希望大家到别人的帖子多看、多回、多交流~~~~~~~~~~最后也多“发炎”。

7 U- q1 b( M. C/ N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9 19: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发炎(一)作者:陈玄风

    红绿一直认为龙坛应该有个类似日志的东东,可是她自己一直不干,懒惰是主要原因,还有就是因为只缘身在此坛中,看我新鸡进笼,正中下怀,又很主观地认为我一贯是吃饱饭没事干,便让我代劳,闲着也是闲着,行,姑且试试。

    《老谢同志》的作者,看得出来是对老谢本人相当了解或者自以为对老谢本人相当了解的。字里行间,褒贬相叠戏谑调侃再加上三分的不服气,有点自视甚高却又给老谢几分薄面,所以下手不够狠辣。可是老谢这回好脾气地没有反击,估计是找不着下嘴的地方独自偷着乐去了。

    《我来烧把火》,货真价实的抛砖引玉了一把,由此展开了一场相当规模的正儿八经的讨论,参与的人都表现出了少有的认真。惭愧,对于诗歌俺是一窍不通,一直停留在“远看石山大,近看大石山”的层面。所以俺还是闭嘴的好。

   <羊蹄荚树》并不是科普类散文,虽然这帖子让我知道了我家楼下那棵树的学名。这帖子要说的是童年的怀想,一种稍纵既逝的对童真的回味把玩,触景生情真实感人,只是结尾的突兀让我有点纳闷。

    冰翡冷翠实在是不能容忍自己殚精竭虑的作品被无情沉底的事实,万事不求人,自己动手把帖子顶起来,且一不做二不休,要顶一起顶。那种渴望关注翘首期盼的动作表情真实反应在我们的面前,以及编辑同志门的面前,现在我都不忍心看到他的帖子将再一次面对被沉下去的命运。精神可嘉。。。。这个实在是精神可嘉。

   《滤粉》。这个栗子,太岁头上动土,关公面前耍大刀。明明知道老谢谈吃系列如日中天,偏偏要掳老谢的胡须,偏偏要摸老谢的屁股。啧啧啧,胆大妄为。呵呵,不过确实是有金刚钻,这帖子平实生动情真意切,比较之下,老谢的谈吃系列统统成了说明文,哈哈。

   老谢最近不知道做怎么了,那么多人争相去摸他屁股。《在西安撑着了》。红绿这帖子小资味道不那么浓了,本来这帖子挺江湖的,看着让人勉强舒坦,可就是总不忘显摆自己俏女子身份,积重难返。其实西安的东西怎么能称得上是好吃,这帖子看得让人居然神往,算是成功了。

   《总有一段往事让我泪流满面》。感情问题最是如此。相似的感情故事,如果由他人讲述,自己会觉得无聊而矫情,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是格外的纯真。用不着怎样的曲折艰辛,本身的青春懵懂,就是值得珍藏一生的宝藏。

可点击进入原帖浏览:http://www.lznews.gov.cn/bbs/dispbbs.asp?boardID=5&ID=2229&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9 2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发炎(二)作者:陈玄风


    俺先声明,俺造反可不是为了招安。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所以,斑竹地不做。写东西都是好玩,如果弄得任务似的,就没劲了嘛。本来,老谢嘴里的幼师一族,如果要登征婚启示的话,自我介绍的时候多半要自豪地来一条“年方三八,爱好文学”,可你要是真说她是文化人了,她准和你急:“谁文化人了?谁文化人了?你才是文化人!你们全家都是文化人!”好了,废话少说,言归歪传。

  红了绿了和柳暗花明,乃最佳搭档,一个负责钓鱼,一个负责养鱼,分工明确各司其职。《老歪斜传系列》就是典型的养鱼方法了。利用性别优势,做出“不管怎么地你都不许生气啊”的架势,似损似嗔指桑骂槐,看得我等嘻笑不绝。笑完了,发现这柳暗花的写作手法,都故意和“老歪”使的同一个路子。就是要对正统不屑一顾,那些水帖子,俚语村言,充斥其间。可惜啊,那饱含的浓浓的文化底蕴,怎么遮挡都遮挡不了,都是文化人哈。

  以我有限的来龙坛时间里,看到的韦若的帖子,都大同小异,比柳暗花老歪斜传的大同小异,要更加的大同小异。韦若似乎永远少不了在我们这些经历过婚姻的人看来轻飘飘的粉红风月。他咿咿呀呀的小生风花已经成为他的鲜明特点。以一个围城外的小伙子的臆想和浪漫来揣测和演绎一种酷样玩世不恭,貌似无所谓,却也体现了对生活的憧憬和追求。

     SOHO生活------“得把嘴”光从这名字上来看就体现了这女家伙的鲜活与自信。让俺也只能感慨加回忆青春是这样的美好。一个古灵精怪略显惆怅的准小资跃然纸上。

  《爆米花》。老谢谢被异性轮番摸弄屁股以及被偷窥烂裤衩之后,总算痛改前非了,总算不写说明文了,总算让我们见识了什么是一点不歪的老谢。“韦汉标见父亲佝偻了,到街上砍了一副牛筒骨回来炖汤,撒下一把盐,端上三腿木桌,父子俩吃了。”看到这一句,不怕难为情地说,我确实暗暗喝了一声采。想起前几天这里讨论的“文化”,我战战兢兢地斗胆问一下,这句和文化,可以沾点边的吧?唉,可恨柳暗花,对这样精彩的帖子视而不见,却老去瞄老谢一尺八的大裤裆

 《谁之错》。飘梅尽量客观的语气向我们讲述了她一位朋友的故事。结尾的加红着重,让我们看到了飘梅的善良。人以群分,那么兰子也是善良的,我们在这里,只有祝愿好人有好报了。

  福哥的《陋室铭新传》居然没人顶,没天理啊。孤灯只影,现在谁还能独守那份寂寞。最难能可贵的,是那份自讨苦吃到以苦为乐再到自得其乐的洒脱。

请点击进入原帖浏览:http://www.lznews.gov.cn/bbs/dispbbs.asp?boardID=5&ID=2285&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9 20: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发炎(三)作者:陈玄风

又到了胡说八道时间了。

柳暗花和红了绿,是一对臭味相投的老友鬼鬼,我早说了她们的配合无间,一个妖言惑众,一个妖颜惑众。这段日子很默契的把这得罪人的差使加在我的头上,俺一时不察就着了她们的道。唉,干这活不能泡MM倒也罢了,要命的是得昧着良心来摧花,这实在是大违我的本性,使我不得开心颜。

孙悟空说:妖精看打!
法海说:妖就是妖!
我说:那就摧妖!

尚庆海是个新人吧,三把火够热乎的。俺一不是编辑二不是斑竹,所以用不着也犯不上对新人来什么歌声与微笑,什么掌声与鲜花。这尚庆海,是很在意自己的出场亮相的,呼啦啦一下子六七篇帖子。俺没事一路看下去,结果越看就越想笑。先借用《涮龙坛》的某段话“看那些征稿启事的置顶帖子,且还有不断出台的再一个一个征稿启事,就像一个一个大钓饵,让无数文学青年竟折腰。”“再看哪些投稿的帖子,清一色的800到1200字左右,那个报纸都合适用的作文一般,一看就知是投稿老手。”《涮龙坛》在前,尚庆海在后,不管是否巧合,这现象让我们彻底明白了什么是高瞻远瞩,神机妙算,请君入瓮,对号入座,以及自投罗网。呵呵,这尚庆海,简直是生产,而不是创作,为写而写,功利草率,哪里会有什么精品了。其动机可以理解,其行为不敢恭维。

《涮龙坛》的作者栏上填的是“梅超讽”,一看就知道这人不怀好意。这让我想起远在新疆的一位记者朋友,她的网名叫“小白免”,她的口头禅是:“我一直是你的坚强后矛”。打开〈涮龙坛〉一看,通篇是特征明显的妖言。不用说明眼人了,这就连个瞎子在黑暗中也能知道是柳老板干的。对于柳老板的鬼鬼祟祟,我们不能狭隘的理解为居心叵测,而是对这种良苦用心应该给予一把同情的泪水。我一点都没幸灾乐祸的感慨:唉,真是忠义不能两全哪。让我们全体对柳老板报以最诚挚的哽咽:柳老板你辛苦鸟。

洁的〈悠悠山歌荡漓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现场观看表演太过震撼的原因,这帖子写得小心翼翼,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俺老是觉得还应该有什么东东没能写出来。

柳暗花对〈弟仔离职〉的跟贴没跟完,我来接下去:你这是小说?还是自传?题材老套,不过或许是因为乡村题材的原因,读起来颇清新自然。

柳絮纷飞是谁啊?俺正襟危坐一下,我认为吧,这影评是我来龙坛后看过的最好的帖子,我实在是没资格指手画脚,高山那个仰止,啥也不说了,噤声。

〈写作与唱歌〉,天生好嗓难自弃,唱在浴室人未知。这栗子,文武双全嘛。

韦若在〈伤城〉里面,一如既往的展开了浪漫的臆想。极力用一种淡淡的口吻,试图借此来揭示现代都市人的无奈与感伤。只不过借助在想当然的平台,那么所能显示的也就相当勉强。自以为是的深沉表现得过于迫不及待,反让人质疑其厚重的成分。个人认为吧,对于自己还没有深刻理解的东西,最好不要过多的涉及。个人认为的另一点,是这帖子的结构,很不错。

我这几天一直在干着急,〈我是“没女”我怕谁〉,已经沉底鸟,就快被挤出首页鸟。帖子里,目前小有成就的“没女”深情地回顾了自己的半生,她谈到了家乡的小河,村边的阿黄,还有黑板上粉笔的叽喳声。。。。

俺的读后感是:谦虚的人是自信的,自信的人是美丽的。从龙坛的头号色棍老谢也要去抢占头把沙发,就可以看出,“没女”是美丽的。

请点击进入原帖浏览:http://www.lznews.gov.cn/bbs/dispbbs.asp?boardID=5&ID=24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9 20: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发炎(四) 作者:镶了金牙我爱笑

嚼陈玄风吐出来的蔗渣陈玄风认为评文章比写文章难多了,的确,评别人的文章要比别人更有功底才行,就如抓痒,指甲要比皮肤硬朗,抓起来才痛快!他的三篇评论看上去如肉指甲摩挲,他有自知之明,不再写第四篇了,买了整个猪头肉来求我,让我说几句。

老谢一连发了两篇游记,一是《衡阳.衡山》,二是《温州印象》。拿传统的“游记”标准来衡量,第一篇是不算游记的……我们看到的只是游人,看不到衡山的景,但文章是活的……张岱在某篇游记里说,山无不灯,灯无不席,席无不人,人无不歌唱鼓吹……写的不也是人嘛!可见游记写人,是可以的。第二篇写了一些景,反而没第一篇的写人有趣。

江湖的文章,都冠以“灌水”的标识,明摆着对自己的笔力不自信,其实是对柳州方言的不自信,他的文章,镶嵌太多的柳州方言,柳州方言如柳州狗肉,是上不了台面的……话说回来,如果没有赵本山,铁岭的“二人转”上得了台面么?可见上得上不得,跟柳州人的自信有很大的关系!但真要上桌,江湖还得在深度上下一番功夫……就如“须土狗”,看得出是独自在家等候孩子放学归来的无心之作。至于《夜骑》嘛,起初我以为是老谢给加的精,后来想想老谢不是斑竹呀!不是其中人,不知其中味!这钻石,在可给可不给之间……

陈玄风的《张无忌和倚天四美》,看得出他对金庸的熟读,也很引起一些网友的共鸣。但陈玄风做的,不是“罗列”,他作文的主题在于最后一句话:“没本事没脾气:金庸创造的小昭正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小昭既聪明又乖巧,既漂亮又温柔,还带点异国情调,满足了男人们老想泡个洋妞的欲望。关键时刻,对男人的事业又大有帮助,更难能可贵的是从不居功,被张无忌呼来唤去竟没有一点不耐烦的表示。小昭最让天下男人吐血推荐的一点在于:当她知道自己爱上的男人张无忌移情别恋后,不哭不闹不上吊,而是选择了安静的走开,悄然引退的小昭还可以让日后围城中的张无忌牵念一番,使他的茶余饭后不至于那么乏味。。。。连过去男朋友的婚后精神生活都照顾好了,怪不得金庸迷们时时感慨: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如果没有这一段,这文章便是没有意义的,这是男人的文章,我们得看得懂他在说些什么,这一段,给他的文章生色了。

永恒瞬间的《今夜》,红了绿了欣赏“有风穿透我的身体”,我却不欣赏“我躺在一个人的床里”……

如果说陈玄风的文章里有点儿雄风,小水的《读书.写字》里,我们看到的便是小女人的叨喋了。我之所以这么说,是我看个她太多的文章,以及文章里太多的“有感而发”。我喜欢肉女人,但我不喜欢女人的“肉文章”,给文章架些骨头吧小水妹,让我们读起来更有嚼头!

默默君子的《你的体贴让我感动》,采用的是“平叙”的手法,娓娓道来没什么不好,但“寻常市声寻常听”却难于扣人心弦,你说是不是?

栗子的《蛇》,如果不是你回帖里“人比蛇更可怕”的结论,我也看不出你文章里想说些什么……柳宗元的《捕蛇者说》里“苛政猛于虎”的结论也来源于他前文的铺垫……以后写文章,能不能把你想说的写进去?

江朝溪的《恐慌是没有用的》,从“鸡”与“妓女”切入……我原以为他讨论的是“鸡是不是妓女”,或“妓女是不是鸡”,细看却不是,他说的是“性教育”问题。文章立意不错,但所举例子却有些乱了。

尚庆海的《你为梦想做了多少》,看题目给我一些些震撼……但文章内容没有展开,我也看不出诗人朋友为梦想做了多少……

欲知详细请点击原帖浏览

发表于 2006-11-21 20: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这样的汇总,一目了然.
 楼主| 发表于 2006-11-24 08: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发炎(五)    作者:镶了金牙我爱笑

本金牙被文化胀得肚子痛,晚饭吃不下,牵狗到广场遛达。

陈玄风正在教他的女儿认大理石地面上的《百家姓》:“这是‘刘’,我们家的‘刘’。我叫刘爸爸,我的女儿叫刘娇娇。我们刘家有刘邦、刘备、刘伯温……”女儿跟不上,呀呀叫着。我说:“还有刘口水。”娇娇说:“呀呀!刘斗嘴!”

陈玄风说:“老金你这么无聊呵?网评做好了没?”我说:“没有呢!”陈玄风说:“那你还有闲心来逗我女儿?这期的帖子多着呢,光是多思就发了七八篇,你得看仔细了。”我说:“多思的东西我倒看过了,都是造句。”陈玄风说:“你有没有水平呵?你就看不出他文章里的话中有话、话外之音、言下之意?”我说:“没有的。”陈玄风说:“没有?哈哈哈!!!”

我的狗,象背上挨了一闷棍,肚皮囊下地,逃也似的回来,我也踉踉跄跄的跟着回家了。

上得网来,翻开帖子来看,《宠物狗·主人·情感》说的是无聊了、买狗了、挨狗咬了、得不偿失了。《人生的情感真谛》说的是亲情了、爱情了、友情了,象阎维文了。《民主测评与电子眼》说的是多嘴了、漏嘴了、挨整了。《最喜欢的广告语》说的是李连杰了、姚明了、对自己狠了、赢得尊重了。《不好意思与开玩笑》说的是口头禅了、得表扬了、有麻烦了。《后院失火》说的是叫卖了、上当了、穿帮了。

陈玄风!我睁大眼睛看、眯着眼睛看、戴上老花镜看、拈上放大镜看……我看不出多思的话里有话话外之音言下之意呀!我搔首问天,我举头抢地,我还是看不出来呀!这对惯走江湖的我是多大的打击呀!我神不清气不明,掰门而出了,外面的雨停了,月亮挂在天上,地上积聚着一汪水,水里有星星有月亮,我想我是杜丘了,我要遁入这星河里,我一脚跨下去,水只溅到我的脚踝!

但我不是杜丘,我还得上网看帖子。

柳虹的《采桔》,用的是短句写成的短文,不算文言文也不算现代文的让人读起来卡喉卡颈,差点儿短命。如果你听信铁鹤舞说的“文字对于柳虹来说,已经是可以信手拈来、挥来洒去的了。”你得翻看《康熙字典》第250页,“自欺欺人”条目。

韦若的《手.母亲》,我看得出妈妈的手,也看得出少女的手,差不多看得出狗爪了……可是,为什么谢罪呢?为什么有罪呢?虽说“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意,非关理也!”也离谱了点吧?

栗子的《一个小圆篮》,说的是自己喜欢女红,编篮子了……这可不是一般的篮子呀!这可是二般的篮子呀!“上回,你给我的那只篮子救了我们几家人的命呢!”怎么回事嘛?原来是---

几根用来晒衣被的竹干一捆一搭,立刻
   “天堑变通途”,我那只原本送与朋友玩耍的小圆篮,被委以重任。

一锅香喷喷的稀饭挂在空中,被小心翼翼地牵引到对面,此时此刻,这锅极普通、极平常的稀饭,竟然成了“生命之粥”,而我那只小圆篮,断然想不到会派上这样的用场。

其实这两件事不搭界,篮子救命不足以让人信服!

我小时候跟邻居小子吵架,他说:“你晓得你弟为什么长得肥噜噜的咩?昨天去我家搞了一碗粥!”同理同理!

默默君子的《三哥的心事》,有《故事会》的风格,着墨还是淡了……摘过野草莓么?那一丛荆棘里烧人眼热的一星艳红,让人管不住脚!文章,也是如此。

雨后轻寒的《八宝饭》,我不想再说什么,有人喜欢这类菜谱式的文章请搜集“老谢谈吃”,嘿嘿!

红袖凭风的《最美不过柳江水》,底气还是略显不足!跟自己比,武大也算高大吧?你既然见过重庆的嘉陵江,见过上海的黄浦江,见过杭州的钱塘江,见过武汉的长江,见过湖南的湘江,见过广州的珠江,见过南宁的邕江,见过桂林的漓江……你就得说说柳江比重庆的嘉陵江,上海的黄浦江,杭州的钱塘江,武汉的长江,湖南的湘江,广州的珠江,南宁的邕江,桂林的漓江……美的理由呵!让人信服了才好发感慨:“半年不到柳江边,梦想柳江亦半年”!

陈玄风的《流金岁月》,“烟渡口,水亭边,长是心先乱”。在一声声“他不如我我不如他的”语无伦次里,我们读到了无人自语的悲伤。阿盘提裤头飞奔的场景与“果果小姐姐没有爸爸了”的结尾让我们泪如雨下……

钱秀财的长篇,改天再说吧……

请点击进入原帖浏览:http://www.lznews.gov.cn/bbs/dispbbs.asp?boardID=5&ID=2819&page=1

发表于 2006-11-24 10: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人骂人,好玩!
发表于 2006-11-24 14: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九万大山在2006-11-24 10:50:15的发言:
文人骂人,好玩!

我看不出那点骂人,对着文章看了一下,还是对板的。
发表于 2006-11-24 14: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llh480在2006-11-24 14:16:43的发言:

我看不出那点骂人,对着文章看了一下,还是对板的。

楼上说的是。

如果说一个写文字的玩文字的人连这点气度和笃定都没有,那还是不要写了不要玩了。

金牙的话说得重了,但是在理。从文章的点评来说没有任何偏差,对作者个人也无肆意歪曲和抨击。

如果帖子发到论坛上不是给人看的由人评说的,那发来做甚?

发表于 2006-11-24 15: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谢谢指点,

发表于 2006-11-24 23: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高手,不但看完这么多贴子,还能随机点评[em17],况且网络语言真是丰富啊,读起来开心的很,学习了

发表于 2006-11-25 00: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毕竟是有文化的人,把鄙人想讲又不知该怎么讲和话讲了个明明白白通通透透,痛快!

    看看,这就是为什么贴子发了没人跟的原因了吧?有文化的人觉得不值得去浪费那点墨,没有文化的人,如我,就算是看得出点皮毛,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难道有人要发牢骚了,带着功利心而来的东西,未免良莠不齐。

 楼主| 发表于 2006-11-29 22: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发炎之六  作者:镶了金牙我爱笑

% d/ [& e; W, U6 i' P2 L
% P* S% U( N+ F

本金牙对上期的点评还是有点感慨的:多思在点评帖里回复,大意是说没得到金牙看好的文章照样可以上北京的报刊了、上广州的报刊了、赚稿费了,这并不出乎本金牙的意外--- ' h* X0 a: A# R+ i+ C

5 h- I1 v/ S2 O) O

$ ]( {8 p, O" {# n

( f" \7 u4 G; B- {5 s

3 E# y! R5 O2 o" ^3 M k

. H$ Q) I! U9 ^; l4 w b: Y

! b5 P6 B- U; R5 f) k' e. f

那时候我还小着呢,同村的麻姑出嫁三早后回门,路上碰见我的亲叔叔:“涅!嫌我脸麻,我没是照样嫁得几好!”.……我初中没毕业就到村里小学代课,没事教小朋友们念童谣:“鸡叮西瓜皮,石榴翻转皮,雨落灰堆里,钉鞋踩烂泥。”小朋友问:“老师,你说的什么意思呵?”我说:“这是诸葛亮夸老婆,说老婆脸上麻子颗颗亮,他喜欢!”历史上还真有诸葛亮这个人的……现在也还有的。
     ' [8 D& G/ X7 v' x% ~" ^

/ I( {5 ^8 m5 f1 a3 J6 d3 E

/ c) [# p! x3 n0 \/ S" K* ]

4 B- B8 l( F' t

- x9 Q% j6 N# o, e" v

! `% ~! ]4 n! G1 m

0 b) |5 }1 j' _5 M1 z1 g, ?

正题正题---

7 S# o* J6 U/ V7 K. x, p

# ]- b! \7 f3 \

, H y4 W9 Y6 {' F- t

6 h+ g' {+ c0 Z: B8 ?3 W" {" X

" c+ K1 l0 j$ ?

& X6 j2 }0 l4 d( L3 ~

# w6 k, ~, j: v/ H0 J( [

1 f) r! q' e+ O. |9 S) b' B5 E

) F, S) U3 c$ M+ }& E6 G

瘦小子的《买闹钟》,说实话,你这包袱只配跟乡下老太婆说说。至于《老婆的绝招》,也是这毛病,感觉你砍倒了一根小叶桉就想起一座房子!
     / K0 l7 @# P6 W: {

s6 o4 {- i. L: [7 T

" ]0 K& B. b4 I3 c; ? {8 P* v7 D

4 U2 D5 N+ J( x7 ^* I# X& M6 _7 T' q0 s

8 I2 x' G. `/ P3 ~& L3 N8 e

% i* y* }8 |- D9 y3 \+ D/ A

, I$ e. j7 d) I4 V3 Y

韦若的《阳子》:
     3 _* I' ?: k9 b B- E) \: N9 z

4 R, `" H2 V4 } X# @

& z, L8 i2 ^& B6 i e, J3 L2 ^/ z

; T/ s& ?% k, ]

. D0 `; l, Z6 A! H6 P4 s" e0 y% _5 n

& d, H9 T( y A% a* _$ ~/ o

' e2 i. z+ Q& x+ g/ K D6 Q5 X) U

当他与你擦肩而过时
     2 K: m+ C5 J4 L+ J9 g1 a$ F

, k: p7 W2 t* Q

) z+ X2 [) J3 Z2 o

+ M7 z4 O2 ?0 t+ s

8 ^. ~% g/ Y4 W" F# V% q/ \3 L

3 h1 T2 r( {* F0 ?; g

7 U" p. [- [; o

他用鼻悄悄地掠夺你的气息    + w `" \. m( M- r6 g

' `$ Z$ ]6 D: b7 A4 k

( b4 s0 {, Z1 T4 a" A- l

" P% N7 B' m5 K% M9 W

5 ^9 M9 ?0 B1 u [: M. J

6 V ?1 F4 ]$ r( U" X

. G; V- I r, Z

芳香不醇酽
     " g- r7 ?0 L7 Z

. e+ K. `# l- g4 O; q0 d

0 a0 F- z& ^* A3 E9 k3 j( v; u

; t5 y0 B9 e, M! J. _5 A

" i) `* k9 V8 i( a j' c

: b) u! X2 d8 u1 c. d

; k# q3 k& ^( J) E

我听说学诗先除“五俗”:俗体俗意俗句俗字俗韵,不是所有的字都可以入诗,斟酌,我认为是你今后最大的工作。
     ) P! n% A1 N# q# J0 r7 p

0 F! w6 o# Q; i

6 t3 D6 I+ S2 X$ `8 K( J5 _

3 C' h/ H, t/ x4 R

3 T |8 R1 d$ {7 _/ w

/ }% p1 |9 b4 G ], T! y+ W

+ f/ O0 G( P2 _4 ^# J9 J

又看了你《守山二人组》,你连“手拎着58度的三花”都写出来了,比散文还散了,比小说还俗了,怎么体现“能写之景如在目前,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 U7 J$ q5 t8 f, A9 u

. b e7 V, }8 J6 c4 P. B( X6 N: d* z: S

; o) ?% B* ^; a: l# C8 ?; b* k2 K

* d* V+ D U, O4 R) _/ w8 G f

2 @" h( F7 I, q- W. }. G

* E9 e/ \/ G8 n7 a! q7 X" I G

; X2 X1 `3 b. f/ u2 {! F* r5 [

又看了你的小说,《明天,谁给你做早餐》,我以为小说该比诗好伸展,可你没做到,我看到的只是小朋友给大人“夹痧”……见过夹痧么?你呼哧呼哧地夹着,人家脖子上却一点儿红印子也没有.……
     ) D. e6 e6 I) t% i. I0 ^! [1 ]

) Y' o% a: o9 N( Q" @+ ~& j$ _

# Q7 {9 w' z7 [' l

; ?# f. w' n4 u/ @' m( [2 f

3 o# {6 [3 @& b- [

4 z+ T# F4 D8 O: I C5 D- ~$ Y

8 ~5 R2 p% L% b7 j* Q( Y2 ?

竹楼清风的《智斗》,真是好文字呢!这样的功底才配得上玩文字呢!可惜结尾略显苍白,这一段该写得浓浓酽酽的,让人拍案的,我的手,只举起来,没有落下去。
     2 p: W0 H% B/ p g# w$ `- L

( B# n& [5 h$ Z* }9 R

* V* O# B* s, M* `5 h

, `" h$ H! o# C. O J3 c

6 Y+ P" Q+ g z" ?, y* ^1 s2 H

, b# q5 z6 y6 c9 y. X

5 F* {' P6 {7 j5 E4 A8 ?4 E& J1 k# J

默默君子的《网聊,谁是谁的娱乐》,我还是很痛心地认为你把题目搞大了,我甚至认为你这一篇不能算文章。我一直认为文章的题目以自己能驾驭的为好,题材以能充实题目为好,正如抓米下锅,你得先把五指收拢了……要是你认为手掌摊得越大抓的米越多,算我白说。
     + l- g3 k5 t% S: V7 P! v& z, O

1 S) X3 @1 J7 }" S' `' l; s

$ k# y# K i6 L4 A" f9 L4 ?( P$ i3 @

n5 W% o4 l/ `: c7 X

6 |, r# A3 O7 V1 t$ n9 S2 h) H

. J% g3 w* n) P" s5 c$ \* z

) t9 [' x4 |4 I* L9 c

青果的《小女人的私房钱》,我看得出你初为人妻的欢欣,如果你把这段文字当作私人日记,我也没什么好说,但拿来示众,怎么看怎么别扭……感情呵,有人说要看得出“历练”:“男人为你累弯了腰,女人为你锁愁眉……”
    
新时代了,糖拌的日子,不历练也没什么,可是,既然给感情“立言”,至少要做到“用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吧?你没有,你只做到了头一句说的。
     4 j% T* B+ h ?9 C

) @3 M- J1 |* N% x4 \2 |" f

( l# J) {9 e! X1 C

% t4 X9 l1 [) y

. G' t m. h8 D$ d8 ]3 ?

1 i" Z/ s7 O( s/ o* W

1 B; ^$ z6 d1 ]

闲云野禾的《最讨厌的事》,用郁闷的笔调写郁闷的事情,让我们读起来更郁闷!“热闹处著一冷眼,冷落时存一热心”,作文,也当如此吧?还有落尾一句:大概多年的媳妇就是这样熬成娘的……我看还是回归的好,“熬成婆”不是很顺口吗?老舍先生说过,“木着脸”并不见得比“板着脸”高明。
     ! G, i/ g& t0 ^; K. z: h

8 _% H5 C/ U& b

, @& b" h. U, Z* w# S

4 m9 {7 O) y" A& r# u' d$ v: k

- a5 X$ Z# ]4 Z3 W0 H9 U- Q

* W1 D& d" \7 k0 l

# q- r5 `; E/ q& J, V% r

栗子的《大院里的娃儿们》,比前面两篇明显好多了!选题与选材要搭配不是?乾隆爷让“万货全”的店老板拿金粪耙,世上没有金粪耙,我们也没必要去尝试金粪耙,娓娓道来,挺好的。
     7 U6 i3 O; D0 F

$ a" z t4 x7 @. Z/ T; d5 b

0 n1 i4 ?) `) h% P- u

1 c" @5 t' f7 d n' _3 O: _. }- V

! ?6 t( _1 z5 I/ M6 b5 ~6 \* P' y

& ?" |$ k0 J/ P9 b

* k$ m' p3 G) v% ^% x

罗海的《要是我的领导是齐宣王就好啦》,你引用的典故,生僻了,而且没有就典故深入浅出,感觉还在寓言里打转,象是“痴人说梦”。
     7 Z! r4 n3 y A4 v- x2 X

. @4 T" I, l- b4 ?$ i+ m

: X* L, A6 e7 P6 G! Q) m5 K

# i' ?" z/ \9 Y

7 H, w+ _% q9 J

+ r r, F# S4 ]2 ?6 }2 }

' z; U9 i+ V9 ?# b& I, b$ I. n, x" b

非花非梦的《捧着饭碗谈恋爱(命题作文)》我看不出饭碗与恋爱的对立与统一,我没有什么共鸣,看了你的回帖,知道是编辑摊派的结果,怪不得你声明“命题作文”。话说回来,命题作文也该好好做的,恋爱中的男女谁先追谁没关系,不能说谁先追谁就掉价,得洗一辈子的碗。
     - a) t! U- a/ Z

& v; F8 e, [ D

4 ?! T6 Q9 E4 B0 G/ \$ Q% e

' [ m! _, H4 }* L

' e9 e% t# G' k& g0 ^. G# l

x( f# i, M8 {5 k# g4 m- C" ?

" P/ y& b- X$ N2 R' R- \. W8 q0 z

山人的《三八二十三》,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某小孩天生愚笨,人们都笑话“别看老金聪明,金家出了个蠢崽!不信你试试。”于是掏出五分一毛,让小金捡大的拿,每一次,金小子都拿五分……但文章结构是几乎散架的。
     7 j: S2 n$ b7 y# J

( x- T7 X' `4 H# e

* q) J9 }/ F9 n9 J" S+ L

9 L& C" |# S* f( Z$ o% M3 H" ^

. r8 P! T3 }+ z8 u

- I$ K' h* H/ J* v

! N/ y& \: F y) v7 a

昨晚,楼上的嘟嘟来敲门,进门对我儿子说:“哥哥,阿磊讲你的狗狗了。”儿子问:“他讲什么了?”“他讲你的狗狗丑丑的。”儿子嘻嘻一笑……“哥哥,你不生气呀?”“不生气,他又没讲我丑丑的。”
     ' O: |* i" U5 j9 h2 y4 b# P6 D

& L9 P* ~* [" t" u$ G- a

\4 m% V2 T2 ]0 }

# k/ C2 g1 w7 O' p' K9 I

! V0 Q1 t$ W2 _- T) ^* U1 t

6 \, T/ d# y7 U. p

; o4 Y: }) [3 ~5 y% ^3 m R

累了,打住。

& r6 d# i+ }3 _) T

请点击进入原帖浏览:http://www.lznews.gov.cn/bbs/dispbbs.asp?boardID=5&ID=2997&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06-12-4 22: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发炎七 作者:山人

    论坛100天庆祝晚会中,金牙兄冲偶笑了笑,两颗24K的金牙黄灿灿的,闪得山人心里突突地一阵乱跳,金牙兄弟又冲老陈笑了笑,然后他们一起坏坏地笑。偶总觉得他们在算计偶,可然,他们笑完之后,在柳絮缠绵的歌声中,金牙说,下一期你来发炎。我听得不太清,附会说好。一曲歌罢,偶才明白是要我整这“总结发炎”,只好将错就错,把这炎给发了。这就开始吧。
    《孟姜女压根不会哭长城》----老家伙丰临
    和很多人一样,我对孟姜女哭长城的民间传说并不陌生。至少也知道孟姜女千里寻夫哭崩万里长城故事的概略,然后很“官方”地理解为“这个民间传说反映了人们对暴政的痛恨和对自由幸福生活的渴望与追求。”苏童写了《碧奴——关于孟姜女的传说》,他理解是:“在故事里,一个女子的眼泪最后哭倒了长城,与其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不如说是一个乐观的故事。与其说是一个女子以眼泪结束了她漫长的寻夫之旅,不如说她用眼泪解决了一个巨大的人的困境。”
    老家伙丰临的《孟姜女压根不会哭长城》,我是当随笔和杂文来读的,对标题试着解读了几回,“孟姜女压根不会哭长城”里的“不会哭”应该理解成“不可能哭”?还是“不懂得哭”?读完全文才理解标题的“不会哭”原来是“不懂得哭”的意思。因为后文中并没有否认孟姜女“哭了”、“长城倒了”的事实。文章挺长,好象也挺哆嗦,不过这是因为要表达“不懂得哭”所需要的,文章在语境上,把两千年前的故事与当今社会的现实现象交错叠加,让人很直接地就理解到“用今说古”、“以古说今”的用心,用比较流行的说法大概是“戏说”的成份。如果一定经较真地说“文要对题”的话,个人觉得,文章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去表述“不懂得哭”,也没有鲜明地提出应该“怎样哭”,所以,看完之后,让人对“如何哭”还是不明所以。不过,比较欣慰是的,通过作者“哆嗦”的“不会哭”的描述中,让人对“是什么让人哭”的现实有更深刻和更无奈的认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哭着的孟姜女,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理解孟姜女苦难命运。两千多年之前和两千多年后,同是社会底层的人,不变的,是一样哭着自己的命运,哭自己的一肚子委屈。我想,这大概是丰临找不到“如何哭”、“去何处哭”或者问不到“可不可以不哭”的结果的原因吧。
《丰临、铁鹤舞与老谢在东泉的故事》,故事本身对于丰临、铁鹤舞与老谢之外的人来说,没有多少现实意义,只不过是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文章叙述的手法却很练达,故事由大量人物、妒子的对话构成,处理得不好很容易让人读起来感觉枯燥,作者却巧妙地用精致的短句,既突出了文章的节奏感,也让人读起来象在梦境一样紧张。不过,通篇读下来,由于换气频繁,感觉有点累:)
    《自言自语》---闲云野禾
    在论坛上读贴,对于以万计的长篇,总心存敬畏。类似于闲云野禾的《自言自语》,网上写的人也不少,但在龙城论坛却鲜见。这样的《自言自语》短小、精致,适合来去匆匆的网络。而读这样的句子就象读一个中年人,感受一颗历经世事而没有冷却的温热心,从中能领悟一些人生的智慧。
    闲云野禾的两贴《自言自语》,在文词的表述上,短小简洁,包涵了一些生活哲理与人生智慧。比如“引诱比威胁更有征服力”、“所有的神经病都说自己不是神经病,正如所有喝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有喝醉”、“当婊子又想里牌坊,这就是当代社会那么多虚伪的原因”等句,信手拈来,却不置庸词,叫读者会心一笑。
    也有不贴切的。如“看电视绝对比看电影爽,遥控器拿在手里,想换台就换台,想看那个节目就看那个节目,所以在下面的人都想往上爬”这样的句子就很难让人接受,看电影就是冲着片子去的,不是为了“控制”电影的爽而去的,如果电视比电影爽,我们何苦希望家里的电视能有电影院的效果而去追求“家庭影院”?句子最后的“所以下面的人都想往上爬”更让人一头雾水。“庄”是一切格言的共同特质。格言体不但要求文字简练、精微和畅朗,更要有一定浓度的“含金量”。我想,这应该是作者需要把握的。
    作者的《牙齿的故事》、《岑溪豆腐》是中规中矩小文,要是版面需要,这样的文字很容易让编辑相中,成为副刊的“豆腐块”。
    《西当马娘》---柳虹
    很精致的文字,在小小的篇幅里,浓缩了“马娘”在原始森林和多变的雪山间往返讨生活的艰辛与幸福,静静地描述,没有扶微发忧的评述和感叹,好似看着一幅晚霞里两个散着长发的马娘的剪影,让人浮想。妒友妒文,能写这样的文字,考虑的不是怎么写,而是操心写什么。建议多出去走走看看,对于作者自己和能看文字的读者来说,都是一个福份。
    《男不看三国,女不看西厢》---陈玄风
    俗话说“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男不看红楼,女不看西厢”。《三国》讲的是权谋之计,会让人功于心计。看三国容易幻想,再创事业,老年人有心无力,这么幻来想去一折腾,很容易“晚节不保”。老陈的《男不看三国,女不看西厢》,欲用自己三兄弟《三国》的“血泪史” 作为例证,现身说法,倡议 “惹不起躲得起” 消极“不看”的思想。只不过,三兄弟受害的程度和“血泪”的浓度不算惨烈。这可能和写自己有关,要是写别人,可以往死里写,往惨里写,往倒霉里写。由于主角是自己和自己的兄弟,这笔下的不忍,就成了文的不争:)
    由于最近不常上网,翻新贴子不太方便,还有许多来不及看,下次再发炎好了。所以注上“摘要”。

请点击进入原帖浏览:http://www.lznews.gov.cn/bbs/dispbbs.asp?boardID=5&ID=3173&page=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柳州新闻网社区 龙城论坛 柳州论坛 ( 桂ICP备06006175号  我要啦免费统计

GMT+8, 2018-1-16 15:2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