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新闻网 龙城论坛  柳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935|回复: 1

票、证、卡(之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1 16: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票、证、卡(之一)! j" V3 b5 G6 u4 e; E& P4 ?$ N
我家世代在铁路工作,从小就知道铁路职工每个人都享受免票待遇,平均每个月一张,一年十二张。当时听说免票只能开到老家或者用于探亲什么的,而且不能舍近求远,绕道乘车。结果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不但全国各地都能开,想哪就去哪,人数没有限制,还有什么集体免票。
8 m% V. b/ y/ g7 E0 G文化大革命前期,我正在读高二,就和几个同学开了一张免票到了北京。后来与弟弟又开过一张免票,结果跑了北京、包头、兰州、重庆、成都、贵阳等地,围着中国的西部绕了回来。1 v5 ]* q" Z: c( C* [6 @
回到柳州后,我在铁路公安学校工作,评上了高级职称,享受软卧待遇,公免通称“红票”(就是4个人一个包厢,但大多数是我独自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
5 @: q9 A) }$ q3 t有一次暑假,我们全家去内蒙古看我大哥,到北京中转随便游览北京。我们开了两张“公免”,目的是便于签到卧铺,但我们有四个人,到了北京就被罚款了。2 C1 l, p7 r2 t& J: \
后来公安局王方祥用最快的速度,寄来了“探亲票”,这样,4个人就都有票了。返程时,那两张公免照样发挥了作用。5 f/ r/ K$ [& b6 N
这次旅游,感觉柳局的铁路工作人员不如外局的。改革开放以后,免票受到众多非议,说是铁路部门搞垄断,耍特权。现在“公免”涛声依旧,个人还有没有不得而知了。反正都传说,退休以后每个人都会有一张免票,只限回老家探亲使用。我退休8年了,也没有见过这个票。
( f2 L  j% D8 s( |有人说,退休后凭退休证或工作证在局管内就可以乘车的,鬼话!我就遭遇到一次这样的尴尬或者说被钉子碰的头破血流。3 q0 X. Z. C+ |0 @7 t
一次,我从南宁返柳,在进站口被年轻服务员拦下,我照例主动出示证件,人家根本不尿你。叫来女领班,她干脆叫手下把大铁门关上,真是如临大敌。
* G! |) \3 f8 ?0 r2 x; |% G9 A3 f: Y我一个老头子,还反了不成?那次,我倒是希望把事情闹大,公安来了更好,都是学生。难道还给我扣上“扰乱社会治安”的帽子而拘留3、5天?
6 m* ^+ ]( m: `$ b2 U) w* Z5 f, N还有一次,在金城江,值班民警看见我的警官证,当即说,李老师,你有这个,还买什么票,我们的大余指导员凭这个经常去玉林。% M; k; q% l" j& z
后来,我补办了退休证,这也是公安局某些人的疏忽,退休时我没有退休证,他们竟然也糊糊涂涂,搞不清楚。以后我进站时把这个一亮,人家看都不看。车长最好说话,直接安排卧铺。
! \0 G) f# Z7 ~* Q) N& W2015年,公安局照顾我的病情,破例开了南宁至桂林的全年就医免票,我坐火车、现在是动车就更方便更合法更坦然更理直气壮了。2 h  \5 b/ L( s/ y/ q* ?
说完火车票再说说汽车票。我这个铁路人现在很少坐汽车,但我在成为铁路人之前,与汽车有一段渊源,很深的渊源,深到难以忘怀。我大姐的家在贵州平塘,黔南州一个兔子不拉屎的穷乡僻壤。(现在改天换地了,由于有了世界上最大的天文望远镜,平塘县一举成名天下知,成了旅游热点)那是一个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的地方。8 X4 `7 v+ o' f
我们坐火车到独山县,住一晚,第二天再坐汽车翻山越岭,仅仅36公里,汽车要走一个多小时,听听吧,二层坡、长坡、马坡……,尤其那个二层坡,为了降坡,公路原地连续360度急转弯。
3 ~# f8 O- `2 ~这还不是主要的,问题是那个汽车票十分难买。由于大多是过路车,有时你排第一个,仍然没有票。
6 k; w- o5 `2 x* @1 f后来认识了一个在汽车站上班的吴妈,晚上干脆在她家过夜,由她帮找到平塘的大货车,这样,我可以坐在副驾上,你别说,还真有那么几次。但也不能老是难为吴妈,因此我常常从广西带点礼物。从平塘返回则更困难,吴妈的女儿刚好在平塘县汽车站工作。
, \( {. `+ G" c( T5 j: m% L0 _有一次,什么车都没有了,买不到车票,闷罐车也坐。全封闭啊!没有窗啊!不透气不通风什么也看不见……加上那么多的坡道弯道和高温,熬到独山县境内我差不多吐了。
- Y% g4 m6 x: `现在据说修了高速,到平塘也就一马平川了。大多数人都有了私家车,汽车票嘛,谁还稀罕那玩意。
1 H  B+ R4 a! q( j+ c8 I8 Y+ Y2011年9月,我去东北探亲,南宁飞大连后,要坐长途汽车到营口,人家的大巴服务算是没的说:首先汽车票可以打折,50岁以上老人凭身份证就能买到半价票,就在路边售票、上车,一会儿一趟,省去了汽车站的拥挤和混乱,也省去了在站内往往找不着北的困惑,更主要的是大大降低了成本;二是长途车上带卫生间,很讲究的卫生间,不担心内急的尴尬,特别是我;三是车上不但有空调,而且有毛毯,我就得享受了一条。
! Z& p: W' X" }4 j- ?我们柳州的公交车次序在全国是有名的好,先下后上,鱼贯而入,自动投币,老弱病残孕专坐。但现在不行了,被那个“快巴”搅乱了。汽车票好像消失了,随车售票员也早已下岗了,取而代之的是老年人乘车证、AC卡、学生卡等,上车一刷,快捷简便,这个好,是后话。; f5 L( t4 ]! G+ {
除了这个汽车票,见过和用过最多的当数寄信的邮票,今天简单说说。我不爱集邮,据说集邮增长知识、陶冶情操,互相交换,还能卖钱,其利润成几倍、几十倍、甚至百倍的增长。比如文革票,比如猴票,尤其是猴票四联张,竟然卖到上万元。我在金城江时,江西景德镇集邮公司计划用12年的时间,出版发行十二生肖陶瓷盘,盘上面是当年生肖图案,古香古色。一年发行一个生肖,售价不菲,采取实名登记预约先交款后销售。订购者要老老实实地等候12年。# n9 e. \6 L4 p, W- p9 s
我们得了一个名额,但发行到一半,我们就调走了,虽然又讨回了几枚,但还是不了了之,后来单位撤销,联系人都找不到,算是彻底不了了之了。
$ s" r% g4 p% s6 ]. j. Z" ^2 q9 g一套邮票,如果完整,就有价值,现在少了几枚,岂不成了废物。( O9 J! k7 M0 Z  ]
我在金城江当老师时,曾经在班上无意中说过集邮的事,一个女孩子不几天就送给我一本厚厚的邮册,由于缺乏经验,她把邮票全部贴在了纸上。我泡够了水,然后小心翼翼一张一张地撕下来,里面也有一张盖戳猴票。这位同学喜欢集邮,我剥夺了她的爱好,实在是不应该。  O0 c: c. {7 Z$ o
上个世纪末,我应邀担任柳铁五中某次艺术节邮票火花展览评委,给了本单位同事的孩子王聪一个集邮三等奖,对他的鼓励不小,现在人家已是治安大队大队长了。* J$ [- c& {: o/ G, s' B3 f0 L
我的哥哥喜欢集邮,而且很痴迷,很热心,他不但自己集邮,还乐意帮助人,多次到学校去举办集邮展览,帮助小朋友增长知识,开拓视野,在柳铁地区名声很大。
7 A2 U6 M& k1 n记得上个世纪,家家户户对“票”都很珍惜,很吝啬,因为没有它你就寸步难行,你就“饥寒交迫”,说实在的,它牢牢地控制着你的吃和穿啊!) |3 c  i! j, j1 [3 }
你看,穿衣要布票,做衣要棉花票,就连买袜子都有袜子票。: e9 `0 t: @. T7 I  h- o
困难时期,我参加柳铁地区小刘三姐剧组,在一次排练中,我的头部受伤,血流不止。一位叫童宗旭的乐队叔叔马上用自己的小手帕帮我包扎。
# {$ F$ J7 m- H; Z! n  |* Q  w时隔不久,童叔叔来找我要手绢,我有点诧异,那个时候的小娃娃哪里知道就连小手帕也要布票啊!
& W1 |3 Z) ~8 I9 ^8 }5 ~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串联到了北京,那个时候,绿军装、军帽是最时髦的,那是身份的象征。我串联到了百货大楼,正好那里在卖绿色的军布,可是要布票啊!而且是北京市布票。眼看着一大捆布急剧地一尺一尺地售出,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 r1 d3 d4 n4 {突然,我脑子一闪念,飞快地跑到我的六叔家,从气窗爬了进去……“偷”了六尺布票,给叔叔留了个纸条后,马不停蹄地直奔王府井。我捧着那块布,别提有多高兴了。- w3 Y2 A4 T5 d: Z6 E
后来,叔叔没收了我的布,加倍给了我买不布的钱,说了一句话:“你怎么这么楞啊!”现在想想,这就是脑子进水了。
" |9 |% i( `9 x& @  O1 {$ K5 @; Q  b; C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我始终没有穿上绿军装,倒是后来参加了公安队伍,没完没了地发了不少类似颜色的服装,到现在家里还有一大堆。
, B1 }+ T% z; l; v6 u9 z1970年开始,我在国营照相馆工作,在区内经常出差,偶尔也到省外去。出差的第一件事就是换粮票,没有这个就没有饭吃,不要粮票的食品基本没有,偶然遇到也是相当贵的,价钱要翻好几倍。  B/ |8 Y1 G. @# ~' @
换领票很有讲究,区票不带油,所以也不扣油;国票含油,所以还要把油扣除,很麻烦,很不合算。一个家本来每个月就5两油,怎么生活?
* N- J2 D" c) T7 e7 h你想买肥肉炼油?那得要肉票。每人每个月半斤的肉票,你得考虑买什么肉,肥的瘦的沙骨筒骨排骨……买骨头还得起早排队,还得认识人走后门。那个年代,汽车司机、医生、卖电影票的是社会上最吃得开的人,但都比不上一个卖肉的。
( Z- |" f2 X% q我去过一个同事家吃饭,一大锅香喷喷的带肉猪骨头,一家人啃得汗直冒,谁让人家的妈妈是食品公司卖猪肉的。1 m& Y" X4 W: V% b8 \+ W! J
公元1982年,我的儿子刚刚出生,婴幼儿要补钙呀,大清早我就起来去买猪骨头,有时还空手而归,殊不知,人家是留给熟人的。
- @, S; i2 r0 v3 x$ {后来,我也厚着脸皮去找那位同事的妈妈,竟也得过几次便宜,以后也不好意思去了,因为还有关系比我更铁的人啊!人家可以搞交换啊!你给我留几根骨头,我给你留几张电影票,他又可以开车到东巴凤帮买几只鸡……或者找医生帮开个药,互通有无嘛。我只是个中学老师,没有什么可以互通的,属于两袖清风一类。
, w( h4 C" F% ]- ~有一年,我姐姐去金城江婆婆家坐月子,给了我50元钱买鸡买蛋,我的同事托汽车司机去邻县顺便采购,因为拐了几个弯,我也不知道买够了没有,心里至今耿耿的。
( j7 C0 w1 i3 s% l* s! C% u后来我自己也熟悉了几个司机,办事方便了许多。
/ P5 \6 G: o7 G) \' s( L有一次,金城江铁路送知识青年下乡,我也随同照相。凭着交情,我戳火一位司机开车到东兰县的百香公社赶场。0 J8 x: f5 u8 k6 g) T  l
一上路我们就后悔了,太危险了,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司机脸都青了。结果那个场就在公路旁,总共几十个人,没有什么气氛,也没有什么交易,连鸡毛都没见,太落后太贫穷了。* e! v- g0 }( @8 R" l
说到买肉,还有个哭笑不得的事。我在照相馆工作时,贵州平塘县我大姐的一位同事回到河池市白土公社探亲,他返回平塘时,买了10斤高价肥肉挂在我宿舍的门后背,走时匆匆忘了带肉,我也没有注意。第三天我才发现,那位同事后来竟也没有电话。
% {. y" H+ o6 }6 v5 N. U" W/ g怎么办啊,那可是6月天啊!想来想去,我自作主张,请单位的黄佩月师傅帮忙,炼成了一大罐猪油,一直存放到他第二次回来时才“完璧归赵”。不然,我一个单身,如何是好?费了这么大的折腾,他老先生最后连个谢字都没有。不计较啦!. d4 f! [0 H' [. i9 \; e
那时候,粮食是定量的。标准是按照工种和年龄。印象是:干部比工人少,居民比学生少,一般不到30斤。我当高中班主任的时候,定量是22斤,但学生比我多。5 ]+ {( K. K+ F  r* s) b/ a8 C3 P4 ?
我曾经为他们办理了一次加粮手续,每个人增加了两斤指标 。至今我还保存着一个叫“张庆昌”的增加粮食定量指标的证明,这应当是文物了,因为这个证明已经有30多年了。
4 e$ r1 G9 d9 K# Q有人说,你们粮食不够吃,饭都吃不饱,可以多吃点别的零食嘛!还有什么别的呢?副食品哪样不要票!豆腐票、糖票、饼干票……光有钞票不行啊!那得买议价的东西,可钱呢?3 g% O+ r1 G2 ~) n# k: b# V# I. T- ?/ `
这22斤定量是指主粮,即大米。那时候,只能、只敢购买三号米(最糙的米),因为它发饭。
* N8 X5 Q! T& u8 X7 I& r% \% q金城江当时有个面条厂,但供不应求,总是断顿。好像一斤二两大米才能买一斤面条,而且还要扣油。但买的人依然争先恐后,有时还要找熟人,走后门。我认识一位姓李的门市部主任,也找过她几次。
1 U2 }! b; l, _1 o上个世纪末,粮食市场渐渐放宽,很多食品已经不收粮票了,有些人很有眼光,将手上的粮票都换成了锅碗瓢盆等日用品,而我还保守地为他们担心。
3 s; i! _. J5 G果不其然,不出一个月,粮食市场全面放开,粮票成了废纸一堆, 后来,粮票又慢慢地进入了收藏市场,总算又有了些价值。& }, k; P7 _9 C2 ^% G) t: Z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我也搭上了首班车,我这个人从插队就写了入党申请书,以后在单位,在大学都没忘记这件事,可那扇门硬是不让我进。. y' @; S8 @) V) z" g
毕业后,老同学什么话都说,什么事都解密,我们班发展的那几个积极分子,原来都拿粮票当做敲门砖,用粮票套近乎。我汗颜我沉默我无语……粮票啊粮票,想不到你还有这个作用。* [  k. }( t$ F8 l* d
刚刚洗澡,忽然想起一些东西,洗完澡马上打开已经关闭了的电脑,显示时间是22.22分,巧!* ]8 K, C: H0 }) p. i' F6 Q
回想困难时期,粮食虽然有定量,但这个量是有一定水分的,那就是三分之一的杂粮,主要是玉米和红薯。% M. b" c/ S, b) |# t
读中学时,我中午都在柳铁第一食堂(简称大食堂)就餐,三两米饭有一两是红薯干,我们小孩子还蛮喜欢吃。有一天中午,出于对红薯干的偏爱,我连吃两罐(那时都用瓦罐蒸饭)竟把晚饭提前干掉,我真正体会到了肚子胀和肚子饿是一样的难受。) x2 h1 E! _: d; D" t
我还吃过用以抵扣主粮的木薯、猫豆、芭蕉竽等。只有身体不好,出现腿部浮肿的人,凭医院证明,才能够买到一点米糠。注意,是米糠,不是大米。
: s2 O2 Y( j* a4 y那时候,国家对下一代的健康成长很重视,每个小学的每个班级都有一桶大米稀饭,学校负责煮,每个班级轮流派人挑回来再分配,天天如此,也不用交什么粮票。. u: C( V/ v+ I* j7 X; i) |
这跟后来的学生交钱,老师免费的“课间餐”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一些学校,一些老师,竟能从学生的“课间餐”里得到油水,您看看,可怜的小学生们到底还能够吃到什么?一年级的小学生去大老远的地方抬那滚烫的稀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有的教室还要爬几层楼。0 |. k, u8 t: f" t/ m) ^
上个世纪60年代,在柳州的主要街道上,由政府出面搭建大棚,粮食部门提供粮食,经常卖些米糊糊什么的,米糊很稀,不咸不淡,好像电影里的“赈灾棚”或大富人家的“施舍棚”,柳铁文化宫对面就有一家。
/ @0 @7 X* m8 h, _6 P: j肚子饿的人队伍排的老长,一次只卖一勺。我有时也去凑凑热闹,一边喝着米糊,一边又在排第二次队。* |: t4 t4 c& \6 T2 F
1959年,我参加“小刘三姐”的演出,夜宵就是一个马铃薯。后来有单位请我们去演出,那个夜宵就摆桌了,我们大口吃尽量吃吃到肚子胀。
( [' ?- a7 M/ L+ V# k  A8 T! L1960年,我们接到自治区总工会通知,集中到南宁排练,一个多月,餐餐摆桌,顿顿几菜几汤,也不用交什么粮票,末了还发奶糖。
  k- V5 ?4 d" Y( F演出加上排练,都是集中食宿,半年里省下了不少粮票,还吃得挺好挺香挺不错。
% \6 O3 J" d, u: l) e: W糖票主要是用来购买白砂糖,(偶尔有古巴糖)每人每月仅二两,全家刚好一斤。妈妈买回来后,习惯地用一个大玻璃瓶来装,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玻璃瓶经常换地方。
/ X1 i: L% E) H# L* |有一天,我躺在妈妈的床上打滚,无意中看见了一个瓶子,打开一看,糖!多大的诱惑啊,我立即找来勺子,一连吃了好几大口,才依依不舍地放回原处。
. G1 \: L+ P' n  a以后,我每天都会准时地去吃几大口。直到有一天我二姐说,这个糖好像有点变化,这刻度……我才慢慢地慢慢地有所收敛。* Y( v- k: W& @) U
那时候,我真的是很不懂事啊!至少不是个好孩子乖孩子,这就是好吃贪吃偷吃嘛……9 w* P; `+ u; f/ e9 q& ]$ }* G
说到偷吃糖,我们小刘三姐剧组里也有一桩。本来不想说,因为这毕竟是隐私,但这事太离奇、太幼稚,又太搞笑,也就不妨说说吧。我们那时在南宁,集体住在区总工会招待所,每个月我们都可以得到上面发的一包奶糖,这在当时算是特殊待遇了。有个叫齐治安的小同学自己舍不得吃,便将奶糖“藏在”枕头下面,谁知道自己舍不得吃的奶糖,尽管藏在枕头下面,但却在一天天地减少,最后全部不翼而飞了。   
% B0 Z/ V, l1 c1 [8 q6 E. {1 y齐治安很聪明,他没有高声宣扬,也没有大声嚎哭,而是悄悄地告诉了老师。" E4 p% Y1 S6 o1 U( a) s
老师更聪明,没有贸然在剧组公开这件事,而是在一次排练中,带着几个骨干团员以检查卫生为名,逐房逐床地搜寻……最后,在另一个小团员的枕头下面,发现了一叠花花绿绿的糖纸。经对比以及数量上的分析,就是齐治安同学丢失的奶糖,那个小团员也因此被劝离小刘三姐剧组。
" r6 J+ P1 u$ ~/ i) q当领队陈老师在剧组公布次事时,我们都不敢相信,怎么也不会想到是他。论家庭论经济都不应该是他嘛!但偏偏就是他。这事跟糖票稍微有点牵连,于是就写上了,不会有点离题吧!
9 D$ y* b5 l! d, {/ A
1 W; g7 P# g7 d8 M再说说电影票的事。
: }# t+ ~; ~7 v$ m金城江由于是河池地区所在地,加上三线建设,厂矿多。所以当地的电影院多,即有地区礼堂、军分区礼堂、人民电影院、工农兵电影院等。尽管如此,往往还是一票难求,所以卖电影票的又成了香饽饽。* I" w- S, C. ?  S/ n5 s2 n
记得放映朝鲜电影《卖花姑娘》时,金城江几个电影院场场爆满;放映《刘三姐》时,更是万人空巷,有的电影院一直放映到天亮。6 n+ }/ g- Q. Z+ n/ |& e
我们单位的几个小青年和工农兵电影院的工作人员是老乡,大家都是都安人。所以一有新电影,我们总是先睹为快。
  a" d' A$ _: J. J% q3 r我当老师时,一位学生家长是卖电影票的,给过几回好座位,谢谢啦。                        " g, P( j1 i% h' W3 z. O
在宜山读书时是1978年至1981年。那时候没有什么文化生活,全校好像只有一台电视机,还是黑白的。在1979年自卫反击战时放到大操场上亮过相。因此,看电影又成了唯一的寄托。
+ J7 N( K+ ]% u' ~. [宜山县城不大,可附近的厂矿也不少,电影院却只有一座,破旧不堪且是长条凳,坐起来人贴人,人挤人极不自在不舒服,尤其是夏天,又没有空调……不扯远了,还是唠唠电影票吧。& S1 B5 I% U! u$ k' n0 R
宜山电影院也怪,每天下午4点左右才开始售票,我们总是先派同学前往购票,但大都是空手而归。好在总会有人退票,我们就守株待兔,一旦有人退票,我们一哄而上,将退票者团团围住,确保这张票(有时不止一张)不流外人田。实在没得票者,一直要等到电影开映才悻悻而归。9 `& D/ U0 U  L4 @' c. d% ^1 F
记得当年毕业考的时候,别人都在加班加点紧张复习,我们中文77.2班以我为首,照样天天看电影。考试成绩同样不比别人差。0 a+ T1 a' I) m# h

( `  r- I6 N2 m* e+ D那时没有洗衣机,全靠肥皂,但肥皂也要肥皂票。就是说衣裤被服等要量力而行,洗不洗决定于肥皂。
0 S" X- M) Q" ~- F) f* B. ^有一次贵州平塘武装部来了位“不认识”的朋友,我饭后陪他逛到百货大楼,他看见有肥皂卖,遂叫我帮忙。好在值班的售货员是我插队是认识的小赵,人家痛痛快快地卖给我五条,只看得那位“武装部”长目瞪口呆,只伸大拇指,其实这也是偶然,连我自己都想不到。0 z5 _7 Q/ W, K8 \% J
听说部长回去后又大大地吹嘘了一番,说他自己本事如何如何,哈哈,老兄,你的能耐再大,要是再有朋友来,就不可能再有你显示能耐的机会了。/ l% p: T1 S* o5 @% u
在票和証之间,我还想说说飞机票的事情。" r8 O6 o& f4 S( V- x0 w) @. S
2001年,我忽然想回老家,女儿李红梅圆了我这个梦,她帮我网购了飞机票,我从南宁直飞大连。后来,我去卫生间,发现后排全是空的;再后来,我从温州一直睡到大连,比那个头等舱、商务舱好多啦,细心的空姐还为我盖上了一条毛毯。0 c; e; c( ?/ @4 c5 i
那一年,我飞了上海、海南、沈阳;坐过东航、海航、南航的航班,飞越渤海、东海和南海。上述几个航班都不错,唯有那个凤凰航空公司最操蛋。, X* k( v& F1 h1 \4 J
也许这是个私企吧,机票便宜一点,不提供食物(但事先付费者例外)。我从沈阳一气飞到浦东,竟然水米未沾牙?我是事先付费者啊!找谁?找天!至于从南宁飞新加坡,从桂林飞柬埔寨,那会有另文交代,本文就此打住。3 O4 ^& y( o$ X% `+ y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09: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票子满天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柳州新闻网社区 龙城论坛 柳州论坛 ( 桂ICP备06006175号  

GMT+8, 2019-5-19 18:2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