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新闻网 龙城论坛  柳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00|回复: 3

同学情、微信群、朋友圈之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7 22: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之三
同学情完全是另一回事,他大过天、深过海、情同手足、亲似兄弟。
这是因为:同窗的时光,只能叫人悉心珍藏;同学的情谊,总是叫人牵挂心肠。同学的聚会,总会叫人心中向往。
老同学,时光流逝,你在哪?过的还好吗?
时光匆匆催人老。回想曾经的我们,多么的青春萧杀;多么的意气风发;多么的恣意欢闹。
多么美好的时光啊,真想穿过岁月回到过去,一起上课,一起玩耍。
老同学,我的挂念你知道吗?我的祝福你听到了吗?
老同学,一辈子不长,能聚就聚吧,真希望我们能一年一大聚,半年一小聚,同城每月聚,同区周周聚!微信群里天天聚,再不见面我们就真的走不动啦!
这是一段精彩的网络语言,摘录下来就是为了同学情。
虽然我们如今天各一方,虽然我们有各自的生活,虽然我们有些联系不上,但是老同学,何时何地只要你出现,我们就会一起快乐。何年何月只要你想见,我们都是初心不变。
想想我们自己的同学聚会,好玩好笑好热闹。
那是铁一中50周年校庆,我从金城江回来。在校园内,我见到了高中34班同学
我毫不犹豫,毕竟是几十年未见的老同学,于是主动上前与他握手,于是引来同学们一阵诧异。
中午吃饭怎么办?我是跟初中60班还是跟高中34班?这两个班我都是班长,理应都是召集人。
想来想去,两全其美,两个班一起聚。我和刘中建一起去买酒买饮料,他说,同学们讲,你跟高中班不太亲近,我也说,这个你知道的。
酒过三巡,杨积贻照着草稿朗诵一首诗。朗诵后即有同学议论:什么诗,一点都不押韵。
之后,我和几个班干去给初中班的敬酒。再之后,我参加了高中班的活动,初中班就自己散了……
有一次高34班聚会,我有幸跟王家汉、陈振湘、兰振德坐在一起。要知道,文化大革命初期,就是我们四个人结伴偷偷地搞大串联,偷偷地跑到北京城。饭后照集体像,我说我来摄影,陈胜华跑过来说:你为什么不参加?龙凤林当即答道,这个问题要问你!一次聚会,同学们根据自己的喜爱,差不多坐好了,她一来,即发号施令:“男同学坐一桌,女同学坐一桌”。同学们面面相觑,不知所以同学唐伟在34班微信群上说:铁柱胸怀宽广,不计前嫌和文革渊怨,佩服。(我在群里告知了大家此事,但那天全班仅有四人参加,我、马延龄、王素菊、周衡生,王素菊是从金城江专程赶来。
这就是同学情,有人热衷,有人冷漠。
想想文革结束,蒯大富出狱,人家首先跑到清华大学,向当年被他打过、骂过、斗过的老师、学生赔礼道歉,态度是诚恳认真的
我们都古稀了,还等得起吗?我是等不到那一天啰!有同学提醒我看开点,少计较,
换是你,那种钻心的疼痛;那种当众的羞辱,你能行吗?我曾经向同学发誓不再浪费我的时间我的文字我的版面去提及此人此事,但我忘不了那切肤之痛。真的!
这也算是一种同学情吧,但绝不是亲情友情!打了人,跟没事一样,不赔礼,不道歉,天理难容!
还有个同学,反对校庆聚会交班费,非要搞AA制,还以不参加活动相要挟,弄得管理者无所适从,竟然顶不住了。
我就不明白,交班费难道不是AA制吗?事先备点钱和事后再凑钱,哪个更方便呢?要知道,饭后收那点三元、五块的,是个烫山竽,张三说“没带”,李四说“没零钱”,你叫谁来收?怎么收?总数除以人头数,不一定总是平均数的,除不尽时怎么办?那个零头谁来出?
老同学啊,不要太固执、太任性了。组织者总是要考虑远点,考虑周到点嘛。其实,这个年代,谁老愿意担风险、吹哨子呢?当班长仅仅是过去的事了。
上次去金城江,我悄悄地给了周晓红500元,因为我听说,那次聚会是她买单(原来说好是电业局的同学买单,结果他们只买了KTW的单)这就不好了,一个人付款负担重了点,而且她本人心里也不会舒服。这就要靠组织者协调。
说到同学情,我个人认为:现在都有群了,有事没事在群里打个招呼,唠唠嗑。同学家里有事,能帮就帮;同学有病住院,牵头组织去看望,安慰安慰。
这一点,高34班做得好,同学家里有人去世,总会有人上门抚慰;同学因病入院,大家捐点款,一起到病房问候,体现了班集体的凝聚力。
班上有位女同学邵衡凤,长年患病,而且不轻,手术做了7、8回,浑身上下是刀痕……同班同学周衡生等,组织一帮同学去南宁看望她,送温暖、送关心。
我深深地体会到班集体的温暖:2017年6月、7月,我连续两次住院,儿子也病重入院。我既是住院病人,又要照顾住院病人,儿子注射了止痛针不起泡,注射了杜冷丁不起泡,注射了吗啡,还是不起泡!痛得满头大汗,痛得不停呕吐,他一个晚上没睡,我也一个晚上没睡。第二天医生查房后,又去陪护,晚上再打吊针……
那几天,我的精神状态几乎崩溃,到了恍惚的地步,连走路步态都一摇三晃了。班上组织捐款,连北京的金毅文,武汉的马延龄,金城江的王素菊都拿出了行动。刘中建在病床头留下一句话:“既来之则安之”。
现在回忆,高34班的同学情是有传统的,记得高一年级时,班上有位徐凤兰,开学没几天就因病走了。那时彼此间并不是很熟悉,但全班大多数同学都去柳铁中心医院太平房为她送行,包括行走不便的我。
这次住院,我初中60班同学的举动更是令我动容,群主王月英拔去点滴,冒雨从医院赶来(到我病房还呕吐了)专程送来大家的心意。王月英、杨克光、石月园、贾秀云等同学都捐了四位数,邱德新同学还送来了价值千元的“螺旋藻”,就连歌手杨柳青青也送来了200元。(正是她把消息告诉给了高34班群)有的同学几次到医院,给我送鸡汤……这哪是钱那,分明是爱心是友谊……
这就是同学情!
这些钱我分文未动,留着作为我的《李铁柱文集》第五卷的印刷费(已完成13万字的写作量,后面还有三校累计60万字的工作量以及封面设计、插图、彩页等)。
这该多有意义啊!同学们都是赞助者,这可是史无前例喔。
同学情的真人真事太多了。
我的高中学生谭晓彬,不久前查出胰腺癌,住在自治区人民医院。获悉后,我当即前往问候。
后转到医科大,这个班的班长唐力邀我一起赴邕,她要帮我一起买票,但售票员不卖给她,说我的身份证没有什么什么……
在医科大病房,还有同学张毅。
我把高中班主任玉有祥送给我的“灵芝孢子粉”转送给他。
回到金城江后,他继续在民族医院观察治疗,去看望他的同学就更多了。
还有一位同学的丈夫去世,全班同学都到了,当然包括我这个班主任。
要说这个班的同学情,发生在高一时候的一件事历历在目,难以忘怀。班上有位学生叫毛 燕,其父不幸去世。班上同学自发起来,动手写挽联,做花圈,送到墓地。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同学情。
到了高二,我和几位老师组织学生骑自行车从金城江到桂林。车队里有九位女同学呀。为了减轻老师的压力,男同学挑起了重担:一路上互相帮忙,尤其是晚上的站岗放哨……第二天,照样赶路。如果没有深厚的同学情,我们不可能凯旋!
我调往柳州前夕,是乃向阳、韦兴安、覃禹等同学天天去我家帮助整理,把那些笨重的家具打包,可把他们累坏了。
这个班有位女同学赵旭宁,患了晚期肺癌,同班同学乃向阳开车接送她去医院化疗。
我去南宁瑞康医院看望,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赵旭宁吗?昔日胖胖的女孩,现在光着脑袋,已经叫不出李老师了。
想想不久前在柳州的一次聚会,她来了,穿一件红衣服,怯怯地问我,李老师,我能来吗?(她自己有病,怕有什么忌讳)我紧紧握住她的双手说:欢迎你,13班的副班长。
最后她还是走了。
初中19班有位蓝冬媛的女孩,也是这个病,但她活得好好的,我和几名班干,张敏、杨华、和黄检察官带上慰问金专程登门拜访,又请她一起出来吃晚饭,那一天,他的情绪和气色都不错。
说起这个小兰还挺有趣,她的爸爸就是我们学校的总务蓝国泰,从他的穿戴和日常行为看,其家境不是很好,所以小蓝读到初二时,打算辍学。
作为班主任的我,哪肯答应?提出帮她缴纳学杂费。但还是没能留住她。
十几年后,我去学校办事,校门口有了一排商店。我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卖米粉,进去一看正是她。
我顺便吃了早餐,她说:“李老师,难得见到你,今天我请你!”
我知道无论如何推脱不掉,只好说谢谢。又过了十几年,就发生了前面所说的故事。
蓝冬媛同学,你现在还好吗?
我们身边这样的故事好多好多,我再说一个“寻人启事”,这个人就是当年我们班的同学邹植人。
邹植人在高中34班的时候,瘦高个,一副眼睛鼻梁架,讲话幽默,绰号“自私”。毕业后无影无踪,后来听说在麻尾机务段工作。在飞鹅路逸夫小学担任工会主席的钱利珠同学率队去贵州小七孔游玩,专门带了礼品去拜访邹植人,可是没见到也没等到人,此事不了了之。
一晃就是几十年,柳州的同学不甘心、不气馁、不罢休……好像是通过王素菊到底把邹植人找了回来:还是高个,胖了许多,令人想不到都是,邹植人已经白发苍苍了。当然话头不少,还是那么幽默。
他说这是祖传,我们就此离开了这个话题。从此,通讯录里又增加了一个人。
让我再说一个更精彩更传奇的故事。一天,杨克光被五花大绑地跪在水泥地上批斗,时任驻校工宣队的原初中60班的贾秀云同学刚好路过,即不顾一切地上前解救。杨克光同学抬头一看,是老同学,一股暖流在心中涌动,泪水顿时遮住了眼睛。
这以后,经过上山下乡,进厂工作,结婚生子……杨克光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一定要设法找到贾秀云同学,好好感谢这位救命恩人。这个事,杨克光至少跟我提了五、六遍,每次同学聚会,他都要问,有没有贾秀云的消息。
贾秀云呢,其实一直在柳州。自从“宽大”了杨克光后,她的革命立场受到了工宣队的质疑,认为她已经不适合再做这项工作了。就这样,她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铁路,到柳州市去打拼了。
“是金子到哪都会闪光”! 贾秀云到柳州市大展身手,如鱼得水,甩开膀子干得相当漂亮,人家早就奔上了小康社会。
杨克光就是杨克光,有生之年到底让他圆了这个梦,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他终于有了贾秀云的确切消息。
下面一段对话真有趣:
“喂,请问您是贾秀云吗?”杨有点底气不足,战战兢兢地。
“我就是,请问你是谁?”面对陌生的声音,贾秀云十分警惕。
“我是老同学杨克光,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恩人……60班”,杨克光激动得语无伦次了。
“什么恩人?”贾秀云早就忘了这件事。倒是那个60班提醒了她,正好能证实一下他。继续对话:
“你说你是初60班的,那你认不认识李铁柱?”,李铁柱是班长,贾秀云记得。
“他是我们的班长,怎么不认识?”
“你说你认识李铁柱,那你说说他的电话号码?”贾秀云还是有点不放心,没有进一步地深聊了。
贾秀云毕竟在工宣队里呆过,有了号码,她立即给我打了电话。这样,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2016年12月11日一大早,一对失联了将近五十年的关系不一般的老同学,就要在柳州市屏山大道屏山宾馆大厅门口见面。
贾秀云早早来到这里,其实她的心里也不平静,毕竟是老同学了。
那天,我步杨克光后尘,晚到一步而已。但不一般的老同学相见时的场面尽收眼底——我一直在不远处偷偷看着呢!
我也是五十年没见过贾秀云了,全班同学都是五十年没见过贾秀云了。那天初中老同学聚会,到了10多个人,贾秀云、杨克光争着付款,结果杨克光悄悄地买了单。
清明过后,大概是五月八日,趁着同学们大都回柳州做清明,我策划了一次较大的同学聚会,为了让大家早有准备,我提前一个月在班群里征求意见。
五月八日到了,在景泰大酒楼最大最豪华的至尊包厢,中间是一张可以转动的桌子,可以坐25个人。
我是第一个到的,以后贾秀云、王月英、孟雷、邓柳青、席同祯、殷小平、刘建华等先后到达。
接着,60班的活宝彭大颐、帅哥岳进,牙科大夫宋金麒,歌星李玉德,莫正安、邱德新等也鱼贯而入……反正是,进来一个,叫一声名字,让贾秀云认一认,大家笑一笑,表示欢迎。
菜是满满一桌子,人也是满满一桌子;香味满满一屋子,笑声也是满满一屋子。
已经开席了,稀客杨克光才姗姗来迟。他今天穿得很特别,大花衬衫,自诩是女朋友帮买的,大家说他有福气,他嘿嘿地笑了。
这次可以说是初中60班聚会人数最多、人气最旺的一次。只可惜那些来不了、联系不上的同学,像张淮生、黄群、谭春桃、唐鸿碧,沈祥新、伍兆才、黄可燊,还有远在广东的龙转儿。
席间,听说宋金麒是牙医,坐在他旁边的贾秀云不失时机地向牙医报告自己的“牙况”。
宋金麒看得很仔细,听得很认真,当即表态:方便的时候到自己的诊所,一切费用免谈。
贾秀云真的去了几个来回,通过宋大夫的精心治疗,贾秀云牙好了,倍棒!
这就是同学情!
就是这次我住院,邱德新同学拎着两罐价值不菲的“螺旋藻”去看我,我们聊了蛮久,最后说到旅游。我们倡议:不出国、不去远,在大家有闲空、身体好的情况下,包一辆中巴,自驾更好,就到柳州的周边看看,忻城、来宾、鹿寨、象州、融安等。这个计划可以啵。邱说,我是有车没司机啊!我说,反正AA制,回来算总账。
老同学一起去游玩,尽享晚年之乐,是多么惬意的事啊!这该有多好!
这一次校庆,我们打破了以班级为单位的界限,经我和苏雪荣、杨安生、李崇燮商议,我们67届高二所有同学一起过,并且尽量邀请初中的同学参加,100多人相聚,该有多热闹啊!
我们成功地拍摄了大集体像,那天来了五、六个摄影师,在我的总指挥下,完美收官,最后取了32班老同学韩中一的作品。
韩中一很热情,一个班一个班地跑,一个班一个班地登记、落实站位和姓名。
这张照片我很喜爱,放在床头经常看看,就连我那才一岁半的小孙女都能在大集体像中一眼认出她的爷爷。
中午聚餐更热闹,一个班3桌就是十几桌,如何排序?纵排?横排?每个班都不能冷落,每个同学都不能冷落!最后发现还有两名老师(刘家祥、李延泽老师)这是我始料不及的(台前幕布上只有同学们好三个字)原来说好了都不请老师,这个李崇燮。
老师来了不能坐冷板凳,我见缝插针,安排了刘家祥一个独唱“我爱你中国”,没想到他的声音那么微弱,一点放不开。我就站在他旁边,一句也没听见,这个歌可不是这种风格哟?
联谊会由我主持,我说,有人说我们“做饭做菜不做主,出钱出力不出声”,今天我们就是做一回主,出一次声,尽情表演,引吭高歌!请34班朱瑞和同学指挥,大合唱《歌唱祖国》。
歌声震撼全场,几段歌词大家依然滚瓜烂熟,好一个开场白。
接下去是33班朱兵的萨克斯独奏,朱兵同学我不太熟,但他的吹奏,他的风度,尤其是那一顶贝雷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的同学李玉德,担任老师后,上过“革命文艺课”,他的独唱《**》就是不一样,激昂向上,铿锵有力把个进行速度和节奏演唱得淋漓尽致,恰到好处。这是35班的杰作。
莫小霞等女生即兴朗诵了杨英庄同学的诗作,别有一番风味。
最搞笑、最滑稽的当属34班朱瑞和的歌舞表演《回娘家》。看来他今天是有备而来,不然,兜里面怎么会有一块纱巾呢?他边唱边跳,忽然把纱巾往头上一裹,加上他的脸型和笑容,活生生一个小媳妇。这个表演太精彩了,全场笑声不断,掌声如雷。
我继续主持节目,老同学王冰山什么时候跑上来,挽着我的胳膊,笑眯眯地与我合影。如果不是他们送相片来,我还真的不知道呢!
相片抓拍得及时,我久不久也看一看。这个王冰山初中、高中我们都不在一班,但在柳铁五小,我们都是少先队大队干部哦!有时买菜偶尔见她,冰山老同学,你还好吗?
这次校庆,我们高34班到了25人,初60班到了16人,可以说是比较多的一次聚会了。
我敬酒的时候,面对34班的一个女生,居然认不出,同学说,她是金毅文那!
哎呀呀,怎么一点也看不出,当年的模样怎么都没了?人好像小了一圈似的。
在班上,她是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我创作并导演的独幕话剧《篮球的风波》由她和朱瑞和联袂主演嘛!我敬酒的时候,还遇到了王宝珠同学,她也认出了我。
王宝珠是高32班同学,可她从小就是我们邻居。那时我们都住在南站路一区,而且是东北老乡,她妈妈是居委会干部,妹妹长得黑黝黝的,小外号“老黑”,我们那时候不分什么男女界限,经常在一起游戏。
有一次玩“官兵逮强盗”,隔着一条蛮宽的干水沟,她跳过来捉我,我跳过去躲她,也不知道什么是累,最后不分胜负,直到吃晚饭。
童年的记忆历历在目,王宝珠同学,你呢?
也许是我家离医院近吧,我到医院看望过一些住院同学。
林卓人(林兵)临终,我到医院看望他。他是我小学同学,也是小《刘三姐》伙伴,我们相处不错。
1999年聚会,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的困境,在我到达之前,先主动替我交了200元的聚会费。
他走之后,我又多次与他爱人联系,写下怀念文章,提供照片,为共同完成文集《只有山歌敬亲人》作出了贡献。
刘贝山,乐呵呵的不得不说的一个人,怎么会同时脑梗和脑溢血?我到医院看望他,他正在做康复活动。
说到贝山,不得不说一件事。
一天,我行走在飞鹅路昊天酒店旁,一个骑单车的人叫我,说有好东西给我。
第二天,我如约而至,他拿出一张泛黄的很大的照片。我细细一瞧,妈呀,是我们那个年级的小学毕业照。
刘贝山说,这个很珍贵,在我这里是废纸,到你那里是宝贝,因为你跟报社熟,因为你能写。
这的确是个宝贝,回家后,我在电脑上放大了好几倍,一个一个地辨认,呵呵,好多同学我都能叫出名字。几十年过去了,那模样还在哟。
我立刻去了照相馆,先放大了20张,与同学们共享。
不几天,20张一领而空,我又放大20张,乖乖,那一届六个班,好几百人啊!路上我碰到一个给一个,没带钱的我垫了。
再后来,我以“一张老照片,几多小故事”为题,写了一篇文章,连同照片一起,投给《柳州日报》,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编辑电话,第四天就登了出来。
这下子知道的人就更多了,我呢?当然更忙了。这可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好事巧事喜事啊!
据刘贝山说,文化大革命时,他到柳铁五小玩,在一个办公室里,无意中得到它。他能收藏几十年,也是不容易的。
说起这个刘贝山,我们还在同一个公社插队呢,从北崖火车站步行到金城江,总要经过他们那个足直大队。
我们大家一起来谢谢刘贝山吧,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就不用谢了,那是本分。反正这次洗相片,有些钱没有收上来。
写同学情,有一个人不得不写,那就是陈晋梁。
60班时,我晚上经常到他们家学习。 他们家在鹅山二区(处长区),每家都是木地板。竹篱笆小院显得清净优雅。
他的父亲陈西民是老红军,后来担任柳州铁路局总工程师。
那个时候他们家有许多稀奇的东西,什么压缩饼干呀,什么钢笔手枪呀等等,我都吃过、玩过。
陈晋梁性格豪爽,幽默健谈,尤其是有一副好嗓子,声音低沉浑厚。初二音乐课期考,刘登岳老师叫我和他一起唱,我们两个都得了90的最高分。
他没有插过队,他说他故意留级,躲过了这场灾难。后来好像在机务段工作。再后来就下海操办属于自己的公司。
陈晋梁是个聪明人,在环保方面搞了许多发明专利。他跟原工商局长李XX私交不错,多次请我写他的电影剧本。他说只有你能写,写好了我投资拍摄。那个时候,他常常与我电话私聊,一聊就是个把小时,总是我催他挂机。
陈晋梁依然唱歌,而且还做过评委。
有一次,我的好朋友听说这个评委是铁路的,试着问他认不认识李铁柱。
他呵呵一笑,你问对了,他是我们的老班长。
说他豪爽健谈一点没错。同学聚会总是他老先生一言堂,就连在座的铁路局常务副局长黄世全都插不上嘴。怎么暗示他也不起泡,你越是试图劝阻,他越是来劲!
其实,陈晋梁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他很讲究礼节。
2009年5月2日,他应邀参加我的“康复友情感恩会”,整个300多人,除了我和主持人之外,就是他西装革履扎领带。
早就听说陈晋梁同学脑梗,早就请他的表哥吴升农领我们去看看,但都事与愿违。
那天买菜我冒昧地通过门卫找到了他们家。
从他的表情看,他已经不认识我了。但我拿出我的《李铁柱文集》,翻开有他的那一面彩页时,他激动得两眼放光,嘴里也哼唧着什么。
以后听说他住院,我再次去看望他。
他的老伴贾老师形影不离,精心护理他,几年如一日,没有一点怨言,没有一点嫌弃。
贾老师辛苦了,我代表柳铁一中初中60班的同学谢谢你!
在结束这篇文章之前,我还要深切地缅怀那些英年早逝的老同学,愿他们在天堂也常常聚聚,也微信唠嗑,也……
2017年8月14日—17日一稿
2017年11月14日11时23分二稿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12: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最珍贵
发表于 2019-3-8 16: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亲情是与生俱来,友情是自己选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16: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柳州新闻网社区 龙城论坛 柳州论坛 ( 桂ICP备06006175号  

GMT+8, 2019-5-19 18:4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